U21国家青年队走出国门赴克罗地亚超越“健力宝模式”的新发展

U21国家青年队走出国门赴克罗地亚超越“健力宝模式”的新发展

7月6日下午,中国足协与中国足协筹备组召开工作会议,介绍下半年国家品牌队的安排。除了参加东亚杯的国家足球队选拔队外,最引人注目的是,2001岁的U21国家青年队将从下月初开始在克罗地亚整体学习,参加当地比赛。这对于陷入困境的中国足球来说意义重大。

在克罗地亚留学的U21国家青年队不是中国足协的一时兴起,而是今年4月初经过精心策划和准备后下定决心的决定。这也是这支球队在参加了两年的中国甲级联赛之后放弃参加今年的中国甲级联赛的根本原因。

众所周知,01国家青年队未能在2019年10月的U19亚洲青年锦标赛预选赛中获得资格,但由于他们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适龄队伍,国家队管理部门和中国足协都非常重视这支队伍。2019年底在海口召开的国家品牌团队建设大会上,足协从球员培养和未来比赛任务的角度,决定整体参加中国乙联赛。因此,在2020和2021,U21全国青年团连续两年在中国乙级联赛打球。

许多球员甚至被当地俱乐部直接提升到一线队,并直接出现在中超联赛,因为在第二联赛。因此,2021年底,以程为首的教练团队在总结两年的团队组建情况时,明确提出了未来发展的三个解决方案:一是继续整体参与国内联赛,但最好是参与中国甲级联赛,因为团队要进一步提升,需要更高水平的平台。与中国甲级联赛相比,中国甲级联赛的每支球队都有外援,这更有利于年轻球员的实战。第二个计划是团队出国学习,到国外更高水平的平台上锻炼。如果这两个计划都不起作用,第三个计划是将目前的“U23政策”改为“U21政策”,即让更多01岁的球员在联盟中打球,如果每个球队至少有一个人,那么届时也可以组建一支具有一定战斗力的球队。

在收集了U21队的信息后,足协原本希望作为一个整体参加中国的一、二级联赛。然而,这遭到了许多俱乐部的反对,理由是球队需要使用这些年轻球员。然而,由于俱乐部准备不足,U23政策也与U21政策相反。因此,关于如何处置U21国庆,从来没有明确的说法。

另一方面,中国男足在前12场比赛中的技战术水平、个人能力和战术素养令各界失望。大家的共识是,国内联赛的技战术含量不高,在这个平台上成长的球员可能很难与亚洲高水平对手竞争。

这也是为什么在前12名之后,留学成为中国足球的热门话题,中国足协也推出了留学计划。

在国家足球队从前12名回归隔离期间,足协讨论了几支国家著名球队的准备计划。当时,受疫情困扰,几支队伍面临着“无法出入”的问题。他们无法邀请外国选手与中国各级国家队一起热身,这些国家队也无法出国参加一系列国际热身赛和邀请赛。因此,当时提出的想法是:有没有可能将U23国家足球队的方法直接移植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并在3月份将国家队移植到几个较年轻的国家队?

也就是说,U23国家足球队、U21国家青年队、U19国家青年队和U16国家青年队将在6月、7月甚至8月一起前往欧洲进行训练,并分别安排不同的对手进行热身。

这些队伍之所以统一,是为了集中精力解决食宿问题,尽可能做好防疫工作。就像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一样,国家队和U23国家足球队同时入住同一家酒店,并错开用餐时间,以最大程度地确保球队的健康和安全。

这项动议已获得各方一致通过。特别是03国家青年队的主教练安东尼奥还没有回到中国。团队只能通过视频与教练团队沟通,并远程指挥团队训练。如果我们出去,这些问题很容易解决。

因此,最终计划得以实施。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有选择统一时间练习,主要原因是球队本身需要在未来的比赛中根据对手的实际情况做出更有针对性的选择。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次几乎所有几个民族品牌的球队都出去了,这可以说是足协留学计划的一部分,但方式并不局限于个人,而是以一个整体的形式。毕竟,在疫情下,形成方法更有利于管理。在这方面,中国足协应该说积累了相当多的经验。从去年的前40场比赛到今年的前12场比赛,国家足球队和U23国家足球队没有感染病例。与其他运动队相比,中国足协在这方面绝对是一个“模范”。

据了解,足协对U21青年出国留学有很多选择和方案,包括葡萄牙、克罗地亚、德国等。在最终确定计划之前,足协还与各自球队的教练组进行了多次沟通,以确认教练和球队的需求。

U21国家青年教练队的要求非常明确:无论你去哪个国家,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打更多比赛,希望对手更强。如果你能安排一支球队参加联赛,那当然是最好的。

在各种计划中,最终选择克罗地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该队将在联赛中与克罗地亚队竞争。由于克罗地亚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很好,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已安排北京体育大学青年队赴克罗地亚学习,该队因疫情被迫停止。在这次接触中,克罗地亚方面表示可以安排U21青年队以俱乐部的形式与克罗地亚俱乐部比赛。如有必要,你可以安排所有球队与甲级队比赛,也可以选择与乙级队比赛。

由于程在担任上海全运会队主教练期间曾多次率领球队访问克罗地亚,他对自己的球队水平有了一定的了解。根据U21国家青年队目前的实际水平,他提议暂时与乙级联赛球队作战。经过与克罗地亚足协和联盟组织者的多次沟通,最终达成协议,即U21国家青年队以俱乐部的形式与克罗地亚16支二级球队比赛,并发起了双循环比赛。名义上,全队都参加了联赛,但实际上只是计算结果,而不是排名。此外,比赛模式不是固定在周末,而是利用一周的休息时间轮流与克罗地亚乙级球队比赛。

因为克罗地亚和其他欧洲国家和地区的俱乐部每周都会安排一场内部教学比赛,但这次内部教学比赛的对手将变成U21青年队。因此,U21国家青年团实际上是克罗地亚乙级联赛的另一种形式。

然而,由于2022-23赛季克罗地亚联赛的重大调整,原本允许参加二级联赛的一级俱乐部的预备队统一退出,参加二级联赛的球队从16支改为12支。由于赛程相对宽松,U21国家青年队可以在其他时间安排与一级俱乐部预备队的另一场比赛。

由于葡萄牙、德国等欧洲国家无法完成此类安排,足协最终选择前往克罗地亚。根据足协的计划,U21国家青年队定于7月27日在上海集合,8月5日飞往克罗地亚,开始全队出国留学。

在当前中国足球整体低迷的形势下,留学无疑是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甚至是一条捷径。事实上,纵观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30年的历史,每一次都有一个小高潮,都有留学的影子。从最初的健力宝青年队在巴西留学五年,到后来的08星在德国留学一年多,再到后来的希望队在葡萄牙留学三年,中国足协组织的集体留学取得了良好的成绩。

虽然在这些过程中,各方从不同的利益角度对留学的效果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但总的来说,“留学”是在低水平情况下快速提高水平、培养人才的最有效手段。

前不久,有消息称,中国男排整体参加了法国排球联赛。从本质上讲,这与在克罗地亚留学的U21青年人的想法是一样的,即当整体运动水平不高时,他们会主动走出去,寻找高水平的球队进行对抗,从而在高水平的比赛中提高自己。此外,它的针对性也很强,这是一项关键的奥运会项目。我国的“三球”项目,特别是男子项目,水平相对较低,现实迫使所有体育项目采取一些非常规手段寻求发展和提升。然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各方需要首先团结和支持整个项目和计划,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这也是中国足协召开全体俱乐部会议做简报的原因。目的无非是希望所有俱乐部都能支持这种做法。

与前三届足协组织的集体留学项目相比,此次克罗地亚之行可以说是健力宝模式的“复制品”,但与“健力宝模式”不同。它之所以是“健力宝模式”的复制品,是因为几乎所有入选西征的球员都是中国当时最好的球员。

有些人因为俱乐部的需要暂时留在了中国,就像孙继海当年没有跟随健力宝青年队去巴西一样。相比之下,无论去德国还是葡萄牙,中国最好的同龄球员都没有入选。其中许多只是“加满”,效果自然会被打折。

然而,“健力宝模式”实施中最大的问题是,你每次参加比赛,都是在暂时寻找对手。这类似于08年在德国学习的明星队。这次不同了,因为克罗地亚已经承诺12支乙级球队将在两轮与中国U21队比赛,这确保了比赛。在此基础上,我们将在更高的水平上与其他对手竞争。这与足协组织的葡萄牙希望队后期的情况类似,因为葡萄牙希望队在第二年和第三年也开始参加由葡萄牙足协批准的“希望联赛”,该联赛被纳入正式比赛制度,包括红牌和黄牌。在这方面,克罗地亚的这项研究超越了“健力宝模式”。

当然,这一模式的最终效果不能以能否进入2024年巴黎奥运会来判断。毕竟,距离明年的奥运会资格赛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从训练年轻球员的角度来看,仅仅一年是不够的。无论如何,外出总比呆在家里坐在板凳上要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