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为啥开始怀念默克尔时代

德国人为啥开始怀念默克尔时代

最近德国遭遇一系列打击:能源危机持续发酵、通货膨胀高企、经济疲软不振,外加天灾——干旱导致易北河断航、莱茵河接近断航,工农业生产大受影响。作为欧盟和欧元区经济的“发动机”,德国经济风光不再,让欧元进一步承压,最近欧元对美元汇率再度跌破1比1,且专家预计欧元对美元汇率或将持续在平价下方运行。

德国的窘境让德国老百姓有着切肤之痛——步步高升的物价、火箭般蹿升的电费单、燃气费单,荷包越来越瘪是冰冷的现实。“铁娘子”默克尔下台不到一年,德国的光景一下子变了样,一些民众不由得怀念稳打稳扎、波澜不惊的默克尔时代。

德国民众首先怀念的应该是默克尔的稳健。默克尔时代,尽管欧洲遭受全球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和难民危机的一再打击,但德国经济韧劲展现得淋漓尽致。全球危机席卷美欧之时,美国英国忙着救银行,德国则在保实体经济、保就业,平稳度过危机,且在西方国家中一枝独秀,率先走出危机。欧洲债务危机发酵之时,欧元汇率一度也不稳定,但默克尔以强硬的财政纪律约束冒失的欧元区伙伴,在德国经济发动机的带动下,欧洲扛过了债务危机。多年来,德国经济保持稳健、有序发展,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均处于低位运行。

但眼下的德国则是另一番境地。德国最近数月通胀率徘徊在8%左右的高位,物价持续上涨。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5月至7月,德国能源价格同比涨幅均超过30%。德国央行22日发布报告称,由于持续的能源危机,德国经济在今年冬季出现萎缩的可能性上升,预计秋季德国通胀率将达到10%左右。

10%的通货膨胀率,在默克尔时代是不可想象的。从历史上看,一战后德国曾遭受恶性通货膨胀的洗劫,民众对高通货膨胀有着天然的警觉与厌恶。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6月德国零售额出现自1994年以来的最大同比跌幅。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马塞尔·弗拉茨舍尔认为,“价格冲击”正在影响相当比例的人口,从高通胀抑制消费到企业投资减少,然后再到经济疲软的螺旋式下降模式将在中期内持续,形成恶性循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称,德国已经不得不在短短3个月内将今年的增长预期下调近2个百分点。报告显示,德国无法如4月预期的那样实现2.7%的增长,而只能实现0.8%的增长。在所有经济大国中,德国至少暂时是最大的输家。因此,不仅是欧盟,所有人现在似乎都已经意识到,如果柏林和法兰克福继续“咳嗽”,整个欧盟都会染上可憎的“感冒”。

明眼人都看得出,导致德国和欧洲这一轮经济滑坡的根源是俄乌冲突的连带效应,核心是能源危机。这个时候,不少德国人更加看重前些年默克尔在调解乌克兰危机和俄欧关系中发挥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东德出身的默克尔会俄语,俄罗斯总统普京会德语,两位都是国际政坛的常青树,因而有着天然的“共同语言”,默克尔是西方世界少有能跟普京进行深入沟通的政治家。尽管默克尔对普京的一些做法不认同,但默克尔能够倾听俄罗斯的想法,能够在俄美欧关系中寻求一种平衡。

尽管历史不能重来,但年初乌克兰危机升级之前,假若有默克尔进行斡旋,俄乌冲突不一定能爆发,至少规模不会那么大。西班牙《公众》日报网站日前刊文指出,领导力危机席卷欧洲,默克尔的离任让跨大西洋联盟国家出现领导力真空。

更重要的是,在乌克兰危机升级之后,在制裁俄罗斯的问题上,欧洲的抉择值得商榷。假如默克尔当政,应该会处理得更有技巧一些,起码不会在俄天然气问题上导致“杀敌一千,自损一万”的结果。前些年,美国一直在“北溪-2”天然气管道问题上搞事,甚至威胁对相关欧洲公司进行制裁,但默克尔不为所动,并没有对美方的要求照单全收。默克尔执政尾期,她努力不让这一工程烂尾,通过外交斡旋让美方做了让步。现在德国政府直接把辛辛苦苦建成的“北溪-2”判了死刑,数百亿欧元的投资打了水漂不说,也让德国陷入“无气可用”“四处求气”的困局之中。

能源是现代经济之引擎,牵一发而动全身,由于缺“气”,德国不得已又开始用燃煤替代。但天公不作美,持续干旱让内河航运这一低成本运煤运原材料的渠道基本停摆,导致各行业成本飙升,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德国电力和天然气价格显著攀升,成为德国经济的重要风险因素。整个欧元区的企业都面临成本“爆炸”甚至破产威胁。德国商业银行经济学家拉尔夫·索尔文也认为,能源价格持续大幅上涨、原材料供应瓶颈和全球经济疲软令欧元区前景黯淡。

欧洲正在经历自冷战结束以来最艰难的时刻之一。经历了二战后数十年繁荣发展的欧洲,有可能迎来新的历史拐点。默克尔肯定不会归来,但欧洲是否能上演“王者归来”,只有历史知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